品味奢华之选
银铸的山水
编辑: 发布时间: 2018-06-21    来源: TARGET
  

  涉于侈丽的银壶

  银壶在中国的使用,最早可以追溯到东周战国,与茶文化并蒂而生。但银作为贵金属,锻造工艺精巧复杂,所以银器的使用始终局限于贵族阶层。加之中国古代的陶瓷工业发展非常超前,物美价廉的陶瓷茶具始终是民众的第一选择。但“煮水以银壶为贵,泡茶以银壶为尊”,银壶始终是身份和审美情趣的象征。

  在集权统治的鼎盛时期唐朝,茶文化也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峰。茶圣陆羽在《茶经》中,对银壶做出了描述“用银为之,至洁,但涉于侈丽。”用银壶煮水可以让水中的钙和其他金属离子析出,达到软化和净化水质的效用,故曰“至洁”。

  唐帝国八方来朝,前来访问的扶桑僧侣将茶道带回日本,在贵族阶级中兴盛起来,而顶级的煮水器皿—银质的“汤沸”则在江户时代的中后期才渐渐出现,在一代代工匠的打磨之下绽放出炫目的光彩。随后日本迎来了明治维新,生产力极大提升,银壶也逐渐普及起来。

  中国经济的发展带来了生活方式的演进,新世纪,茶文化受到越来越多人的重视与喜爱,银壶也逐渐为市场所接受,这种“不入寻常百姓家”的高级茶具也越来越普及。最初日式的银壶独霸市场,凭借其精巧端丽的造型赢得了许多饮茶者的青睐。

  陈英泽与银壶的因缘,就像是中国银壶产业的缩影。身为以茶为水的福建人,陈英泽在大学中学习的是金属艺术加工,在2012年左右,他带领工作室开始了银壶的实验与制作。那时国内从事银壶制作的人非常少,在全国性的茶博会上也只有四五家参展的银壶工作室,大家都是模仿日本的银器来制作。

  从模仿到创新,是后发产业的必经之路。在这五年中,河南、云南等地区从仿制银器到独立制作,逐渐发展出了完整的产业集群。而景德镇作为工艺创作之都,也因为优越的供应链和产业氛围,吸引了很多优秀的艺术家前来,银器制作也是其中的一脉。陈英泽就在景德镇上,深耕着银壶的可能性。

  在锻造中探索自我

  作为科班出身的金工艺术家,陈英泽热衷于探索各种金属的可能性,他对于日式银壶的“大一统”审美很是不满,于是采买银料、熔铸银块、压制银片,将其锻造成形,最后组装为成品的银壶。这过程说起来很简单,但实际操作中的诸多讲究,才真正称得上“探索”。

  石棱壶是陈英泽最早为人所知的作品,这个系列受到中国传统文人画作的启发,将倪瓒画作中平面的空白与疏离转化为立体的视觉造型,用木纹金表现怪石的纹路和肌理。这一系列的银壶是非常张扬和外放的,“甚至是有些哗众取宠的。”陈英泽说道。那时国内还没有人做套壶,陈英泽将许多艺术的理念带入了这个工匠气很重的行业中。

  很快,石棱壶就被许多同行所模仿,市场又陷入了另一种一元化审美。于是喜欢“瞎搞”的陈英泽便开始尝试新的造型:区别于之前近乎炫技的造型,鹅卵石系列就显得更加内敛和深沉。这一套壶在纹理上做出了细致的尝试,希望能模拟出雨水打在鹅卵石上的视觉效果,呈现非常自然的观感。但是,陈英泽的鹅卵石壶其实也没有那么内敛,而他也叛逆地打破了银壶的“正”,开始用不对称的造型创作这种温润细腻的茶器。

  在陈英泽眼里,无论是银壶、铁壶还是紫砂壶,这些茶器都应当符合使用者的气质,而饮茶者形色各异,所以银壶也理应有更丰富的面貌,“我想为不同的人做不同的壶”。

  尝试“不同”的过程。并不总是一帆风顺,爱开脑洞的他常常会构想出一把“前无古人”的银壶,然后开始夜以继日地捶打锻造。但成品可能是赤裸裸的“丑”,只能进炉融掉。当然也会有满心欢喜,却被业内批评得体无完肤的作品。陈英泽将这些视为自我探索的过程,在锻造金属的过程中,寻找着对自己的定义。

  陈英泽并不把自己看做一个“匠人”—他很关注制作中的理论、精神、审美等问题,而不只专注于做好手上的器物。工匠精神应该融合更多思考才会演变和进化,这种改变不应只局限于手艺。

  锤打锻造出“流”

  在银器的制作工艺方面,陈英泽觉得自己还是个“入门者”。他曾前往云南鹤庆这个富于银器制作传统的地方,目睹了当地人制作的莲花、灯具、转经筒等器物,真称得上巧夺天工。但随着银壶的盛行,当地的工匠都抛下了这些不赚钱的生意,去做工艺更简单、更易量产的银壶。

  市场的需求让某些工艺得到了极大的发展,也必然让另一些走向没落,这也是时代表达自己的方式。但陈英泽希望自己的创作可以更加独立和专注,学习更多传统的工艺,结合体系化的艺术思考,构建出属于自己的“流”。他提到年前在皖南考察传统铁匠工艺时,听铁匠分享,感受到因为从职的传统匠人变少导致工艺质量变质而遗憾。更坚定了设计与传统手工结合的决心。

  金工出身的陈英泽,并没有将自己限制于制作银壶或者银器,在做好这些的同时,他也在努力尝试用不同的金属,用金、铁、铜乃至合金去表达自己的想法。“我们总在自我折磨”,但是他很开心自己还乐于这么做,在陈英泽眼中,衡量工匠精神绝不只靠投入的时间,作品的感染力才是终极的解答,而这都需要不断地尝试、失败,再重新开始。

  对于作品的实用性与艺术性,陈英泽并不认为前者需要讨论—“一把壶首先必须是能使用的。”,在此之上的艺术和审美才是它区别于万物存在的意义。在未来的创作中,他希望能通过自己的思考与锤打,让整个行业有哪怕一点的“不一样”。

 

本文版权为瀚彰传媒所有,未经许可,禁止下载使用、复制或建立镜像、链接。

标签: 银壶  90后  陈英泽 
分享本文到:
发评论到新浪微博:

还可以输入140

 您可能还有兴趣的内容:
张越涵,艺术投资让收藏之路更稳健 [收藏]
张越涵,艺术投资让收藏之路更稳健
90后鬼马超模卡拉·迪瓦伊变身吸金女王 [偶像]
90后鬼马超模卡拉·迪瓦伊变身吸金女王
沿袭70年代复古造型 Karlie Kloss跨界打造时尚墨镜 [风尚单品]
沿袭70年代复古造型 Karlie Kloss跨界打造时尚墨镜
杜淳:“老资历”进化 逆袭90后 [偶像]
杜淳:“老资历”进化 逆袭90后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T-Club








   |      |      |      |      |      |      |